好看的都市异能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愛下-531、護道人推薦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唐三藏功德圆满,你于我西天有着大功。”
如来佛祖开口,“适才贫僧有三藏经赠予取经人,白巡检你若是对此三藏经亦有兴趣,可自取了去,当做报答。”
“劳烦佛祖费心。”
佛道之争,虽不如凡间剧烈, 仙神之间好说话。可白贵是大罗道统,自家典籍无数,又岂会羡艳如来所说的三藏经,他道:“楼观台有师祖三千言,此三千言包罗万象,勘悟一字, 便得妙法。贫道天资拙劣, 如今亦不过勘悟数语,别家典籍不敢奢望。”
他这是婉拒。
楼观道说经台上留下老子三千言。这三千言可比如来的三藏经更玄奥。三藏经有的,三千言内一定也有。身份上,老子是三清,而如来只是五老。修为上,三清之实力,足以横压如来。
“以白巡检之资质,佛经玄奥,悉数可观之。可惜了。”如来叹了一口气。一个天仙,若能拐到佛门,于佛门亦是大兴。每一个天仙,都凝聚着不菲的大气运,不仅是战力上的助益。
白贵不语,静守其心。
沉默了稍许,左列的观音菩萨颔首, “世尊,取经人之事可以告一段落。南瞻有佛法相传。而传此佛法之人, 贫僧以为,可以敲定了。”
取经是从西天取经。
现在经文已经取到了, 但如何传扬佛法, 这是个难事。
一代天子一朝臣,李世民已经年暮。纵然李世民心慕佛法,可众子夺嫡,
一旦李世民驾崩,朝堂风向一变,这佛法遭遇废弛,也是可以预料之事。故此,西天取经落幕,但紧接而来的,是传经人。
“李唐尊崇道家,如何传之?”
如来言询问道。
他也知李世民并非是诚意喜欢佛法,而是适逢泾河龙王龙怨闯宫,得观音菩萨搭救之后,他这才顺水推舟,同意了派遣取经人取经之事。目的,也是为了保他安宁。非是真的愿佛经传于天下……。
极品掠夺系统 海里的羊
“长安谶言,太白兴, 女主昌。今后女武王代有天下。”
“弘扬佛法之事,可由此人完成。”
观音菩萨言道。
白贵听这一问一答, 也颇感生趣。
实则佛门早就安排了卢舍那佛的佛子, 也就是武珝前往人间,做这一个传经人。此时如来佛祖和观音菩萨一问一答,不过是演戏罢了。借二人之口,推定下一世界大劫。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如来佛祖念了声佛号,“前几年,太白星移位,想不到竟与此事有关。”
“不知汝可寻到了这女武王?”
他再问。
“启禀我佛。”观音菩萨点头,“贫僧降临水陆法会之时,便已找到此‘女武王’,只不过如今女武王尚在感业寺出家,难以承担此大任。”
“可寻一护道之人,助她一臂之力。”
如来再道。
他目光看向白贵,“白巡检,贫僧闻你是那东土唐朝魏王的老师,唐皇众子夺嫡,其中两条潜龙最是势大,太子和魏王……,不知白巡检可否做个护道人,帮助女武王传扬佛法,解救世人灾厄。”
护道人,和观音菩萨护佑取经人的位置差不多。
只不过在南瞻部洲,佛门行事没有在西牛贺洲这般顺心如意。白贵是道门中人,行事要方便一些。
至于佛道之别什么的。在仙神之间,并非分的如此细致。就类如老大们谈笑风生,小弟们打死拼活。到了佛道中高层的地位,就无须太过看重佛道之别,更关注的是证道之事。
其次,西游世界佛门大兴是趋势。没有白贵这个护道人,亦会有另外别的护道人。故此,如来说出此话,并不突兀。
狂医圣手之至尊弃女 小说
“贫道此行颇多感悟,愿回府中静诵黄庭。”
白贵直接推辞,“护道之事,还请如来另觅他人。”
他这话倒也没说假。
此次得凌云渡河水洗练阳神道躯,开出顶上三花,心中多了许多的感悟。当然,这并非是他拒绝如来提议的主要原因。护道人之事,或如观音菩萨一样,并不会引起道门猜忌。但他并不愿意做这等劳神的事情。
功德,随着唐僧取经事了,他如今暂时已不缺了。
至少在成就金仙之前,不会缺。
成就金仙之后,才有资格和如来佛祖、观音菩萨等人坐而论道。而不是如在五庄观一样,他只能和镇元子座下的徒弟们论道。天仙修为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白巡检若不愿,再行商议就是。”
如来点头,面色平澹。
事实上,这是一件功德事。他也是看白贵在人间朝廷有关系,此行又颇多助力取经人,所以才予了这一件好差事。当然,还有另一方面原因,白贵是王母娘娘委派而来的……。
不过白贵不愿担任,他也怪罪不了什么。
“看来这就是王母让我前来佛门的好处了……”
白贵稍一想,也对此心知肚明。
以他和佛门的关系,还断不会舍了一个护道人的职位给他。这个职位无需废什么力,等事了之后,就能获得不菲的功德。唯一的解释,这是佛门和天庭达成的约定。王母指点他,让他来灵山见证此事,在暗地里亦是对佛门表态,属意他做传经人的护道人。
“谢过如来。”
白贵起身道谢,复而坐下。
这一次来到灵山,有凌云渡河水的机缘已算足够。再多的,虽可希冀,可却并无必要。至少目前并无必要。
诸天万界的功德赚不完的,到了一定境界后,功德源源不断,无须费什么心力。譬如太上开天,无为而治。不管做什么,这天下的功德都要分太上一份。西天众佛之所以推行弘扬佛法,为的也是证道,而非功德。
功德只是证道途中的附加品。
护道人职位白贵拒绝之后,大雄宝殿稍微冷了场。
“如来,阿傩、迦叶将无字经传授给了唐朝圣僧。”忽的,坐在右首位的燃灯古佛开口,他一笑道:“无字真经虽有玄法,可东土众僧痴迷,又怎么领悟其中奥秘,不若派人唤他回来,拿了有字真经重返东土,不枉费他这一行的跋涉。”
他给阿傩、迦叶留了一些颜面。
阿傩、迦叶让唐僧一行人给他们一些“人事”,也就是财物给他们,但唐僧未给,所以阿傩、迦叶将宝阁的无字经给予了唐僧一行人,算是为难。
能放入佛门宝阁的无字经确实也非凡品,可若说比有字经更好,那也不见得……。
当然,阿傩、迦叶若无高位者示意,绝不敢如此作为。这一番行径,实则是故意为之,让唐僧等人获取经文再难一个台阶,为的就是哄抬佛门经文的难得,让这等玄奇故事流入南瞻部洲之后,以此让皇帝、朝堂百官、万民慑服。
若真经随意取来,岂不是证明此经的廉价。十万八千里取经路虽难走得,可有孙悟空等人护持,也不见得多难。
唾手可得的东西,世人不会珍惜。
“白雄尊者,你可去提醒唐僧等人,夺了他的无字真经,让他重返雷音寺,重取有字真经。”
地缚少年花子君
如来道。
座下的白雄尊者领命,架着祥云出了门庭。
片息之后,重返殿宇,落步就座。
“佛祖,我等师徒受尽千磨万险,从东土到了此处,可那阿傩、迦叶故意为难我师徒,非要让我等给予一些好处,我等不肯,他拿了白纸本儿搪塞,望佛祖处治……”
唐僧一行人,驾驶祥云,也紧步入了大殿内,孙悟空当即开口道。
白贵听后,亦觉有趣。
孙悟空的道法没修炼到家,只得了地煞七十二法的传承。天罡三十六神通虽有些许传承,可大多也没修炼到家。譬如点石成金之术,若孙悟空学会了此法,阿傩、迦叶要钱,以此术给予就是。
側耳 聽 風
使用点金术造出黄金,非天仙造诣深者不可为。造出一锭金子,都要消耗大法力。一般人,不会轻易使为。黄金,对修道士也无大用。点金术,用途颇多,是物性变化之玄奥。
不过他估计,也是阿傩、迦叶算准了师徒四人贫穷,所以才出言刁难。要是真有金子,可能要的就是别的东西。
“你这猴头,且勿吵嚷。”如来含笑,“他们两个向你讨要人事之情,我已知晓。只不过经不可空传,阿傩、迦叶纵有违例,却也合理。一次,雷音寺的比丘众僧下山,到了舍卫国赵长者家中诵了一篇经文,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了三斗三升的黄金回来,贫僧还说他们卖的忒贱了……。”
白贵无语。
也难怪西牛贺洲妖魔频出。
仅以此法,这些和尚下山诵经、斩妖、降魔,都是一件大买卖。诵经就要三斗三升的黄金,别的更不敢说了。
唐僧听后诧异,觉得灵山风情和东土迥异。
但他听得如来所言,也觉在理。出家人四大皆空,以佛祖之尊位,在意的决不是什么黄金俗物,只是此番为了表示他的决心。真经是一等一的珍物,空言讨了去确实不在理。
他取了自己的紫金钵盂,就欲将此物奉上,全了阿傩、迦叶的人事之情。
“玄奘法师,此物珍贵,乃是唐皇所赠,为皇家上宝。玄奘法师不可轻易舍了去。”白贵出言制止,他道:“贫道手上有些闲钱,不若将此紫金钵盂卖给于我,我以金银交易,今后玄奘法师要是再换,亦可。”
这紫金钵盂到也非是玄奇之宝,纪念意义更大一些。
紫金钵盂由李世民所赠。
西天取经之时,唐僧从观音菩萨那里得了佛祖所赐的三宝,为锦襕袈裟一件,九环锡杖一根,金、禁、紧三箍并咒语三篇。后又从李世民那里得所赐紫金钵盂一个,通关文牒一份。紫金钵盂用于途中化斋。
此时,如来也非刁难唐僧,而是抬高三藏经经文的价值,表示真经不可空取。不一定非要紫金钵盂不可。
唐僧愿舍了一部分功德,让殷温娇得了仙位。
他和唐僧亦算是有过旧情,此刻施以援手,帮助一二并不为过。再者,他和佛门纵然并无深交,却也无大仇。他在秩序内的地位不低,一些小事出言就出言了,也不至于得罪什么。无需太过小心谨慎。
唐僧点头,将紫金钵盂递到了了白贵这里。
白贵接过紫金钵盂,将其收入袖中,然后手一敛灵山灵机,沉吟稍许,法力激荡而出,这聚拢在手心中的灵机就化作一粒粒真金,从他手中坠落,不时便积累成了一座小山。
“这大概有十石的黄金,玄奘法师可自取。”
他笑道。
“好一手点石成金之术。”孙悟空眼睛大放光彩,他虽不会此术,却也曾在菩提祖师门下听讲,了解这一手天罡神通法。
“那可是白师兄。”猪八戒哼哼了两声,言语自得。
他可没真个将孙悟空视作真的师兄。这取经人队伍只是临时凑的,他仍视作自己是人教三代外门弟子。
“请两位尊者自取,这十石金子就赠予你二人了。”
唐僧虽理解如来话中之意,但对阿傩、迦叶二人仍是稍有不满。紫金钵盂他虽不怎么看重,可也到底是贴身之物,皇帝所赐,意义非凡。
如今白贵随手造就的金子,给予二人,也能让二人难堪一些。
阿傩、迦叶微微一笑,扯袖使了法术,收了金子。
一些财物,他们岂会在意。
事已了结,阿傩、迦叶带唐僧一行人重新取了有字经文。唐僧一行人告退,白贵也趁机拜别。他得王母指点,所以才来灵山,现今知王母之意,再留在灵山也无意义了。
“我上次在三星镇时,得了驱魔真君之助,答应他会奏请天子,为他另立庙宇,之后事多繁忙,忘了此章,适才想起,和玄奘法师一同去长安,了结此事……”
一行人在云头赶赴南瞻部洲的时候,白贵开口道。
关于关系极差的青梅竹马是我沉迷5年以上FPS游戏的朋友这件事。
他上次在三星镇的时候,答应过钟馗这件事。随口回到长安之后,虽被李世民宴请,但场合不太合适,再加之观音菩萨请他到了五庄观,这一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唐僧点头。
只不过他话出口之后,颇觉有件事萦绕心头,隐有不祥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