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長生從錦衣衛開始-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念定國運!推薦

長生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長生從錦衣衛開始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老爷,这是药房的进账册。”
秦公府后院,西北侧的一座小院之中,李修驻足房门,管家王五拿着一本账册,恭恭敬敬的立在李修身前。
“老爷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三边总督徐大人派人送来了一批药材, 怀安侯也派人送来好几本古籍,听来人说,都是存世孤本,宫里两位公公,也送来了不少……”
李修接过账册随意翻阅,嗅着空气中隐隐缭绕的药香, 随即摆了摆手,示意王五退下后, 便推开房门走进了房间之中。
房间布置如普通药房一般, 药架横列,只不过,药架上呈列的,自然不是普通之物。
除了一些普遍适用的药材外,大都是上了年份的罕见宝药。
百年药龄,乃至千年药龄,在这药房之中,亦不在少数。
在药房一册,还有一书架靠墙而放,上面呈列了屈指可数的数个木盒,盒中所装,皆是搜罗而来的古籍孤本。
在曾经,这药房, 亦是李修常待之地, 在此调配药方,熬制药液, 乃至于修炼内气。
但自武功修为抵达巅峰,进无可进之后,这药房,李修已是来得极少。
毕竟,事至如今,武功修为进无可进的情况下,能做的,也就只有静心打磨修为,琢磨着依旧虚无缥缈的前进之路。
在前进之路没有找到之前,用再多的辅助习武之药,也是徒劳。
思绪一闪而逝,李修习惯性的环视一眼整个房间,随即迈开步子,行至药房西侧的置于炕上的桌案之后盘膝而坐。
书桌上并没有任何涉及军国之事的书册奏本,若说府中书房,是公事之地,那此处,便是私事之地。
出神片刻,李修才缓缓回过神来, 抬手搭脉, 亦是自我诊断起来。
片刻之后,李修才缓缓松开压脉的手指,眉宇之间,却明显有些疑惑。
一切皆是正常,根本没有任何被他疏忽的隐疾。
对自己的医术,李修自然是极为自信,市面上流传的医术也好,还是很多名家的家传医术也罢,他皆是借助系统领悟透彻。
在这世间,
医术一道,他无疑也已经站在了巅峰,而且彻底俯瞰这世间医术一道的巅峰。
他自己都判断没有问题,基本上,就不可能出现意外。
“难道是时候未到?”
李修突发奇想,随即却是忍不住摇头一笑,思虑片刻,李修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终,也不得不将这件事情,深藏心底,自我安慰着。
环视着眼前这药房,李修神色亦是为之黯淡。
书房与药房,两处房间,分别对应着公与私,也对应着他在这公私两项之上的追求。
公事举步维艰,私事前路难寻。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曾经许下的豪言壮语,已经做到。
可,现实与梦想,终究差距太大。
想象的,到了现实,也并不一定美好。
思绪之间,李修缓缓闭上双眼,思绪沉寂,心神,亦是沉入身躯之中。
丹田之中,浑厚如云雾的内气,亦是骤然而动,沿着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如奔涌的江水一般,汹涌而动。
隐约之间,甚至这房间里都可听到隐约的浪潮涌动之身。
事至如今,无论是内气,亦或者气血,皆以达到了巅峰,在寻不到前路的情况下,李修能做的,就是一点一点的让气血与内气,更为浑厚,更为精纯,底蕴,更加坚实。
等到将来寻得前路之时,能够更为轻松顺利的踏上去。
有着系统这般逆天的存在,他实在不甘心,自己这一生,最终的命运,会和世人一样,最终都脱不开黄土一捧。
约莫一个多时辰,李修才缓缓睁开双眸,习惯性感受了一下身躯之中的微小变幻,李修才缓缓起身,尽直朝房门外而去。
而此时,在门外,却是有一亲卫士卒伫立已久,见李修走出,亦是连忙上前:“将军,辽东急报。”
闻此言,李修步子骤停,一把接过士卒递来的军报。
片刻之后,李修才将这封军报放下,沉吟一会,步子迈开,便朝仅仅一墙之隔的书房走去。
如今之辽东,所谓局势,已然很是清晰。
久攻山海不下,再加之大明内乱渐平,代善与袁崇焕,也不得不将战略大策,由山海关转向其他方向。
而辽东之地,辽东走廊被堵住的话,后金辽贼的出路,也就只有草原了。
彥小焱 小說
但显然,在出兵草原之前,代善与袁崇焕,还是不可避免的将目光放在了朝鲜。
或者说,想要彻底平定后金后方这个跟随大明捣乱的朝鲜,将其纳入统治,以绝后患的同时,充实底蕴。
舆图之前,李修之目光,已然定格在那朝鲜之地上。
这个时代的朝鲜,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缩小版的大明,无论是制度,亦或者礼仪,文化,一切的一切,皆是向大明看齐,甚至都有朝鲜学子参加过大明的科举。
在历史上,明朝灭亡之后,朝鲜纵使被后金铁骑践踏,也依旧坚守明制,明礼。
如此,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代的朝鲜,已然完全被中原文化圈所同化。
这也是为何朝鲜一向对后金不善的原因,不仅仅因为后金是宗主国大明的生死敌人,更是因中原儒家文化的熏陶,对后金这种穷山恶水出来的野人,保持着文化人的高傲,对其极为不屑,视为蛮夷。
如此种种之下,朝鲜,对大明,自然是言听计从。
事明如视父!
这五个字,便足以说明一切。
而如今辽东形势,朝鲜起的作用,虽然谈不上至关重要,但无疑也是战略封锁中颇为重要的一环。
如今后金辽镇入侵朝鲜,大明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
但……
于后世穿越而来,李修自然不会和历代中原统治者以及士大夫那般,认为朝鲜贫瘠,远离中原,统治成本太大,如同鸡肋。
大航海的时代已经来临,在未来,只要人类的步伐,未曾脱离这片土地,这个星球,海洋,便是必定的未来。
朝鲜,位处渤海,比邻神州,如此重地,不在事实统治范围之内,给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了多大的威胁,造成了多大的浩劫,在未来的历史之上,已经是上演得清清楚楚。
而为藩国,纵使如今事明如视父,但随着时间演变,总有反复之时。
但若取之,彻底纳入统治,以朝鲜如今和中原完全同根同源的文化,定可轻而易举的彻底融入到华夏文化圈,成为神州的一部分。
那,反复的可能性,无疑降到了最低。
纵使有朝一日,大明倾覆,但,只要朝鲜还在华夏文化圈内,下一个君临天下的统治者,就不可能视朝鲜而不管!
历朝历代,纵使国势颓弱,放弃边疆之地,放弃的,也大都是本就未曾融入华夏文化圈的地方。
真正属于华夏文化圈之地,谁敢言放弃,那必定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必定会背上千古之骂名。
而历朝历代开国者,为了自己的丰功伟业,也定会横扫天下,将属于华夏文化圈之地纳入统治。
这是铭刻在这个民族血脉深处的本能!
纵使有朝一日反复,但只要他将朝鲜吞并,也能给后世之统治者,一个自古以来的法理之名……
更何况,大明要走向海洋,朝鲜,亦是不可或缺……
“登莱,山海……”
此刻,李修依旧注视着舆图上的辽东之地,一个事关辽东局势,事关朝鲜国运的选择,亦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是支援朝鲜,避免后金辽镇灭亡朝鲜,继续维持着朝鲜处在战略封锁一环的地位。
还是坐视朝鲜灭亡,承担让后金辽镇壮大的风险,同时让后金辽镇,承担灭亡朝鲜带来的反噬,替他铺好接手朝鲜统治的道路?
只是片刻,李修便有了决定。
恶人,还是让后金辽镇去做为好。
况且,朝鲜国灭,思念故国,复仇起义者定不在少数。
后金辽镇要彻底让朝鲜为他们所用,也绝非短时间可以办到。
等他们费劲心机将朝鲜这块地方捋顺,他也应该能将大明捋得个差不多,到时候,兵出山海,平定辽东,接手一个已经后金辽镇被捋顺的朝鲜,再顺势而为,将其纳入大明统治。
如此,勉强也算是两全其美之事!
“不过……朝鲜王室,可不能留……”
思绪至此,李修轻声低语一句, 便彻底定下了朝鲜的命运。
随即,李修蓦然转身,奋笔疾书,一封下达至山海关及登莱的密令,最终亦是被盖上了秦公大印。
“来人!”
“末将在!”
立马,就有亲卫推门而入,半跪在地。
“立马派人,八百里加急,将这封密信,送至山海关督师手中。”
“还有,让锦衣卫指挥使李若链过来一趟!”
“末将遵命!”
亲卫领命而去,李修缓缓转身,再次看向那舆图上的朝鲜,眼眸深处,隐隐已有一抹激荡闪过。
数千年的中央天朝,要踏入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
第一步,就从这朝鲜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