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惡毒女配五歲半 睡睡不睡覺-第一百三十想:記起鑒賞

惡毒女配五歲半
小說推薦惡毒女配五歲半恶毒女配五岁半
梦里的那个女孩也是许媛媛,却又不是许媛媛。
许媛媛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完了那个“许媛媛”的一生,幼年丧母,父亲工作忙,为了让父亲满意她努力学习着一切名媛该有的技能。
定娃娃亲,姜家败落取消婚约,以及最后对父亲失望。
十五岁那年,父亲带回来了“哥哥”许言,而她只是个假千金。
“许媛媛”不屑却又害怕,她试探着父亲对她的态度,针对许言。
一直到周娟出现,她发现了那些秘密。
以及最后“许媛媛”从20楼跳下来,风吹过耳边的那一刻又似乎是感同身受。
最后疼痛感贯穿了身子,鲜血染红了地面,周围人尖叫声,惊恐声,许媛媛居然感受到了几分轻松。
许媛媛再次睁开眼,入眼就是刺眼的白炽灯和天花板,鼻尖的消毒水味。
她回来了?
许媛媛急促的心跳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她没有出声,只是楞楞的看着天花板。
千梨相遇前100天倒数
她在消化自己“看”到了那些往事,以及脑子里涌入的各种陌生的记忆。
现在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了,是被父母宠了三年,莫名奇妙来了这个世界做任务的许媛媛,还是生活了二十多年最后跳楼的许媛媛。
本来她从来不会怀疑这些的,以前做梦梦的那些她也没多想,直到刚才那种感同身受,让她有些分不清了。
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都是曾经她经历的那些记忆中1-3岁的那些时光是她的幻想吗。
【宿主,从一开始我就提醒过你,如果你不是许媛媛你怎么可能做那些梦呢?】
许媛媛没有去回应系统。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媛媛终于冷静下来,脑子里的记忆还需要她去消化
她被邱眉推到了,她现在在医院,哥哥呢?
“哥哥…”许媛媛喊了一声,嗓音沙哑的很,没有回应。
她只能支着身子慢吞吞的坐起来,她身上换了病号服,手机不知道哪去了,病房里也没钟表可以看时间。
她只能大概的通过窗外的天色推测五六点了,天暗了又没彻底暗下来,只是一种灰蒙蒙的感觉。
许媛媛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守着她,只能傻乎乎坐在病床上发呆。
直到门外似乎传来脚步声。
房门推开,门口的许言让许媛媛有些缓不过来,刚才浏览的那一生里她也见过许言的。
最后一面是杂志上…
杂志上的许言比面前的许言又成熟许多,但是仅仅只是一页照片,也可以感受到那个许言身上的距离感。
而病房门口的许言,哪怕是开门那一瞬间是皱眉不悦的,但是在看到许媛媛时眉目也已经温和了下来。
两个许言很好去问。
“哥哥…”许媛媛喃喃的喊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记忆里浏览了一声,在喊出这一声“哥哥”时她有些别扭。
许媛媛垂下了眸子,上辈子的记忆里她没喊过许言哥哥,心情好的时候直呼“许言”,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土包子”。
“怎么?”许言没有察觉许媛媛的不自在上前揉了揉许媛媛的脑袋。
“哥哥。”许媛媛抬眸又喊了一声,最终她只是湿润了眼眶,有些委屈的开口:“哥哥我好疼呀。”
从20楼摔下去这么好疼呀。
许言以为许媛媛是刚才被邱眉推伤了疼,脸色冷了几分:“我让医生过来给你检查。”
邱眉?邱家,现在他的还是不够强大,连许媛媛被欺负了他都无能为力。
陌爱夏 小说
“哥哥,我没事了。”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小说
许媛媛虽是这么说但许言依旧是喊来了医生给许媛媛做了一套全身检查。
医生也谨慎的检查了一边,最后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许先生,许小姐这边我也检查了一下,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其他问题,待会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许言却未曾舒展眉头,语气格外不悦。
“没有其他问题为什么会昏迷这么久?”
医生一噎,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许媛媛为什么会昏迷,他检查了许多遍都是没问题的?
“哥哥我昏迷了很久吗?”许选择迟疑了一下问。
“嗯。”许言点头:“今天26号。”
此时许媛媛才知道她原来不是昏迷了几个小时天黑了,而是直接昏迷就两天。
但许媛媛也有了猜测,她总感觉她的昏迷也许和许和接受到的那些记忆脱不了关系,医生怎么可能检查出来毛病呢。
“哥哥我想回家。”许媛媛小心翼翼扯了扯许言的衣角。
游牧精灵不太会做饭
许言这次却没有纵容许媛媛,而是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坚定:“媛媛,你昏迷了两天多不是小事,哥哥很担心,所以我们必须检查了确定了没有问题才可以离开。”
可是她只是吸收了一下上辈子的记忆,医生怎么可能检查的出来原因呢。
许媛媛只能乖乖接受新一轮的检查,检查报告自然是依旧是没有什么问题。
看着面前许言皱眉为她担心的模样,许媛媛都有些想直接和许言说明原因了。
然而许媛媛脑子里只是随意想了一下这个念头,安静了片刻的系统直接开口警告。
【宿主,我劝你不要在许言面前漏出你自己记起上辈子事情的破绽,我提醒过你的,这个许言是重生来的,他现在对你好只是把你这辈子和上辈子分开了。】
【你看看你们两上辈子斗得那么厉害,不死不休,如果他知道你也想起了上辈子事情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弄死你。】
全民公敌:重生女配太招黑
许媛媛有些想反驳系统的话,但是她想到记忆里的事情,每次见面都是嘲讽,最后还设计许言出国,她也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仔细想却感觉额头发疼。
检查做了好几轮还是没问题,许媛媛也委屈的闹着肚子饿了,要回去,许言这才吩咐助理去办出院手续。
几人先要回酒店,明天的航班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