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末日餘燼 ptt-第251章 被人跟蹤展示

末日餘燼
小說推薦末日餘燼末日余烬
黄绍虎诶陈总长一顿训斥,吓得头顶上的汗水都流下来了。
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剿匪本来天经地义,到了这个地方却成了要掉脑袋的事情。
“我还是那句话,你再跟宋瑞和勾搭在一起,趁早扒了身上这身皮!”陈总长厌烦地看着黄绍虎,恨不得现在就撤了他:“明年三月份,军政府全面撤回十九区,到时候你的警察署如果不能正常运作,我第一个把你送到新监狱去!”
“遵命,总长!”黄绍虎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表情木然地转过身去,机械地走出办公室门口,转身将门关上了。
办公室后面的小屋里,杨鑫走了出来:“老师,您刚才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花 都 巔峰 狂 少
廢土修真的日常
“发火?”陈总长笑了笑:“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发火了,我不过是说的事实。天下乱了十几年并不是因为什么匪帮,但凡政府处置得当哪来的什么匪帮。这黄绍虎本身就是个土匪出身,现在当上警察署长,依旧是土匪脾气。对治下的贫民,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对黄金龙、宋瑞和这样的大佬,那是勾勾搭搭狼狈为奸啊。”
“十九区如果在这些人的手里,你还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来?”
陈总长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又拿起了笔。
杨鑫满脸恭维说道:“老师不愧是当过老师的,饱读诗书懂得圣人治世的道理。学生我是诚心敬佩,指望跟在你身边多多学习。”
“匪帮的事情你怎么看?”陈总长已经习惯了杨鑫的恭维。
“匪帮也分好多种,有的是天生就坏,有的是逼上梁山,也有的亦正亦邪。”杨鑫趁机给贫民帮说话:“像贫民帮这样的帮派我也知道,主要是为了对付宋瑞和这样的人。如果他们不联合起来,这些大佬说杀人就杀人。”
“是你那个堂弟吧,听说他是贫民帮的帮主。”
“是的,这点我并不敢隐瞒。”杨鑫装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成立贫民帮以后,在南区和东区、西区工地上都有自己的工人。贫民帮除了给工人们增加工资之外,没有做过一丁点出格的事情。别说什么打架斗殴偷东西,就算是迟早一分钟的人都没有。”
“不是我替他说话,如果这也能成为黄绍虎的眼中钉,那只能说明您当初把东区的工地交给秦氏集团,严重地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
“我不糊涂!”陈总长说话的时候满肚子怨气:“我现在就在制定一些法律提案。如果有一天联邦政府通过,咱们该打的要打,该抓的要抓。咱们现在没有什么法律依据,我只能先静观其变。反正十几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三五个月。”
“学生记住了!”杨鑫恭敬得如同一个真正的学生。
……
西区三号医院里,夜枫将一筐杂粮馒头递给了秋歌。
“怎么样,没事吧?”他低头掀开雷鹏身上的绷带。绷带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医生已经换过一次药。
“没事了,过几天就可以下地。”雷鹏笑了笑,嘴唇有点干裂。医生不让他喝水,他已经忍了整整两天。
“那好,我准备出一趟远门,可能暂时不能来看你!”夜枫将杯子给他盖上,交代秋歌道:“你好好守在这里,一刻也不要松懈。”
“枫哥,你去哪里啊?”秋歌想要站起来。
“我去找几个老师回来,王老师说他在辐射区,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回来。”
夜枫要去找的人是辐射区的物流工,他们回来的时间没有一个固定。有时候三五天,有时候一两天。现在辐射区的物资越来越少,物流工们也越走越远。运气好的话,夜枫可以看到回来休息的人,运气不好,就只能一直在那里等着。
医院门口停着一辆三轮车,送货的物流工用草帽遮着脸,走进大厅里给宋院长说道:“宋院长,我回家去了。麻烦你给管家打个招呼,如果顺利的话晚上就会有货到。”
“好,我明白了!”宋院长显得很兴奋,转身快步朝着二楼上去。
物流工低着头将三轮车推出了院子,骑上三轮车不紧不慢地上了东直公路。
夜枫回到保洁公司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装了一包杂粮馒头又打了一壶热开水。出门的是时候已经是下午,赶到西十八区差不多就天黑了。
西直公路上络绎不绝的物流工,肩挑背扛地在运萝卜。
韩杰的车队,也骑着三轮车往西区的工地上运送砖头和木料。
“枫哥儿,去哪里啊?”周二爷每次看到夜枫都要打个招呼,然后再闲扯几句。
“周二爷早啊,我去十八区看看。”夜枫将自行车刹住,也给周二爷打个招呼。他是程普公司的物流工,每天给陈普往孤儿院和工地送菜。
“不早了,我今天是第四趟了!”周二爷换了一下肩膀,缓慢地挪动脚步。
“第四趟,不是一天两趟吗?”
“我有的是力气,替他们多挑两趟。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程老板也给我加了工资,不亏!”
“那好呢,我先走了!”夜枫说着骑上车就准备离开。
“夜枫!?”一个冷冷地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夜枫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黄氏集团的陈管家。这个家伙平白无故跑到了西区,让夜枫很是有点纳闷:“陈管家,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会是来跟踪我吧?”
“哼!”陈管家只是看了他一眼,骑着自行车掉头就走。
“毛病!”夜枫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不远处一辆三路车跟在自己身后。骑车的是一个中年汉子,身上的蓝色衣服早就已经褪色。胡子拉碴的脸上,除了满脸脏兮兮的灰尘和污垢,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
这个人一看就不是西区的,在他身后还坐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还有一个铁塔一样的壮汉。
五个人看起来年龄差异很大,从举止行动来看像是一家人,但从长相来看又好像彼此毫无关系。
夜枫见这四个人神情不太友好,赶紧扭头骑上了自行车。西区虽然有几万贫民帮的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和夜枫很熟。他觉得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应该是辐射区的工人吧?”夜枫疑惑地朝前走。
西市街上最近更加热闹了,只因为程普公司为了增加就业没有用三轮车。一千多工人来回地从田里来回转运蔬菜,到处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人。
后面的三轮车依然跟着夜枫,一直到了西十三区的附近。
李大川也跟在后面,只不过他没有自行车,一直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跑。他是个实在的人,阿公让他跟着他就这么一直跟着。从早上跑到下午,早就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