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夏日永夜 txt-53.相伴

夏日永夜
小說推薦夏日永夜夏日永夜
十二.
吃完饭我在床上躺着,望着天花板,什么都不想做,不想说。往窗外瞭望,蓝天、白云,那么舒服的画面,没有高楼天线,没有飞机飞碟。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躺下来认真的看天空了。我望着蔚蓝的天空,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那是我很久没睡过的安稳觉,只可惜结局不是自然醒,我被姜恒的一个电话吵醒了。
姜恒在那头说:“喂?郝乐啊?吴晓在报纸上看到体育场那边有个画室,我刚才给那个画室打了个电话,咱明天一起去那看看啊?”
我在这边睡得昏昏噩噩的,也没考虑那么多,就答应他了。
第二天我和姜恒一行人到了体育场附近的画室,教画画的是个中年人,看到有生意上门就赶紧笑着迎了上来。
“你好……你是姜恒吧?”中年人握着我的手问我。
还没等我回答,中年人就对我说:“我姓王,你就叫我王老师吧。”
我急忙说:“哦,我不是,他是。”我以为他会把手松开然后去握姜恒的手,没想到他握着我的手对姜恒说:“哦,昨天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啊?”
姜恒笑着点点头说:“是。”
然后中年人依旧握着我的手问我说:“哦,那你叫什么名字?”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小说
我说:“我叫郝乐。”
“哦,幸会幸会。”
然后他终于松开了我的手,紧接着又握起了唐龙的手,然后是秦青的手,同样的一套话,他又问了一遍。在他客套完之后,姜恒问中年人:“这画室就这么大么?”
中年人说:“不,里面还有个大一点的屋子。”说着就带我们进到了里面的屋子。
在第二个屋子里,已经有五六个学生在画画了,应该也是艺术类的考生。
我们还没还决定到底在不在这学,中年人就指着唐龙说:“来,秦青,你坐这,”然后看着姜恒说:“唐龙,你坐那儿吧……”我一看这架势是要把我们连哄带骗的留他这了,于是我急忙说:“老师,我们今天都没带画板,我们就是先来看看。”
中年人说:“哦,没关系,我这有画板,铅笔也有。”说着转身去找画板和铅笔了。
姜恒说:“老师,你先别给我们找用具了,我们今天就是来看看的。”
中年人装着恍然大悟的说道:“哦,那行,那等你们定下来就再给我电话吧,我这东西都挺全的,你们基本上都不用带自己的用具,你们看,”中年人指着粘在墙上的画说:“这些都是往届在我这学画学生的作品,你们可以随便看一下。”
我知道墙上那些画都是唬人的,于是转头去看画室学生正在画的画,而唐龙则看着墙上的画感慨的对中年人说:“真不错啊。”
我看着那几个学生正在画的画,画的都还可以,这让我有了一丝想留下来的冲动。
走出画室,我们几个人就开始商量。
我说:“看那几个学生画的还行,要不咱考虑考虑啊。”
姜恒说:“但我觉得他这个人有点不靠谱似的,有点油嘴滑舌的感觉。”
我说:“只要能学到东西,管那些干什么。”
唐龙说:“要是咱再被骗了呢。”
姜恒说:“看见没?这有个受过伤的,到现在还打怵呢。”
我说:“这个我觉得不能吧,毕竟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了,而且画室里还有学生在画,坏不到哪去。”
我们正讨论着,却看见秦青做花痴状望着天空傻笑。他做出这种表情只预示一件事,有猎物进入他的视野了。
姜恒一把搂住了秦青的脖子说:“小伙儿,貌似你有新情况?。”
秦青向姜恒抛着媚眼说:“小状况,一切尽在掌握,勿慌张。”
喜欢你我说了算
我问:“状况出自何方?”
秦青说:“刚才画室里两点钟方向。”
唐龙恍然大悟道:“是胸围超大的那个花姑娘?!”
我和秦青、姜恒异口同声道:“呸!你个臭流氓!”
说完我们仨哈哈大笑,臊的唐龙满脸通红。
姜恒说:“这样吧,为了秦青的‘两点钟方向’,咱几个就从了他吧。”
我说:“行啊,但先得把午饭解决一下吧,听说‘开封菜’最近出了新套餐,咱就去那吧。”
秦青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别啊哥几个!我孤家寡人这么多时日,好容易有目标了,还没等行动,钱包先被您几位爷给掏空了,我哪还有资本发展啊?”
唐龙说:“那就去吃大排面吧,便宜。”
唐龙说完这句话就被我和姜恒瞪了一眼,而这句话当然是秦青最想听到的。
“大肉面!一点问题没有,管够!”秦青根本不给我和姜恒讨价的机会,拉着我们几个直奔拉面馆。
在拉面馆里酒足饭饱出来之后,秦青问我们:“怎么样?饱了吧?”
唐龙可能是吃的太撑了,话都讲不出来了,只是拼命的点头。
我说:“哎……算了,本来想狠敲你一顿,现在看唐龙这么知足的状态,我们就从了你了!”
“太好了,那咱现在就回去吧,今天就开始画怎么样?”
姜恒说:“明天吧,这画半天没法交钱啊。”
秦青说:“没事儿,咱就说先在他那画一下午看看效果呗。”
我说:“也行,这样他就没法问咱要钱了。”
“那还等什么啊,走吧……”姜恒一挥手,我们就奔“两点钟方向”去了。
中年人看见我们回来了,面露喜色,赶忙迎上来说:“呵呵,回来了?怎么样?考虑好了?”
秦青看着那个“两点钟方向”傻呵呵的笑着说:“嘿嘿,考虑好了,我们哪都不去了,就……”
姜恒赶忙踢了一下秦青的脚后跟,还好秦青没有完全丧失理智,改口说:“……就想今天下午先画一下午看看,之后再做决定。”
中年人说:“可以啊,没问题。”
于是那个下午我们就呆在了那个画室。
在我看到“两点钟”的那一刻,我觉得“两点钟”很像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人,也不是哪个五官像,就是一个感觉,一刹那的感觉。中年人那天下午没轻忙活,总是围着我们几个转,生怕我们几个人跑了。而那天下午秦青也没少忙活,坐在“两点钟方向”的旁边一直抛媚眼。可“两点钟”根本不搭理秦青,反倒是借给唐龙了一支笔,借给我了一块橡皮,还对姜恒笑着说:“能把你身后的图钉递给我么?”却唯独对秦青一句话都没说。
下课后,秦青很不甘心,想上去问“两点钟”要电话,但是他的“三急”来的太不是时候,上了趟厕所回来,“两点钟”就已经走掉了。
秦青说:“真白玩了一下午啊,她怎么就没看我一眼呢?”
我说:“你今天是不在状态吧,这不像你平日的打法啊。”
姜恒说:“是啊,我在旁边看着都替你急,在情场上屡建战功的‘大青圣’怎么突然没战斗力了呢?”
秦青辩解道:“我平日也没什么打法啊……还不就靠这一张脸吗?”
我和姜恒一前一后,一人一口向秦青“呸”了一声。
这时唐龙说:“其实我觉得‘两点钟’很像一个人,但是又说不上像谁。”
“你也觉得她很像一个人?”我问唐龙。
唐龙说:“是啊,你也觉出来了?”
姜恒说:“是啊,我也觉得她挺像一个人的。”
秦青紧张地说:“觉什么觉啊?能像谁啊?你们都得妄想症了吧……”
那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又想到了这件事,然后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回想今天有关“两点钟”的那些画面。她给了唐龙一只铅笔,转头的那一刻,那个侧脸我觉很熟悉;她递给我橡皮,看我的眼神我觉得很熟悉;她问姜恒要图钉,那种口吻我觉得很熟悉;秦青对她放了一下午的电,那种不理不睬的样子让我觉得很熟悉。我终于想到“两点钟”像谁了,也明白为什么当我们提起“两点钟”像谁时,秦青那么紧张了。
“两点钟”给人的感觉,很像韩小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