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重塑舊時光-第三百三十八章 甘露芝草相伴

重塑舊時光
小說推薦重塑舊時光重塑旧时光
KTV里照样是上次的配置,每人点了个小姐姐陪唱,杨海潮当然不会点黄菲菲。
黄菲菲要养家里重病父母和上学弟妹,不肯从这里离职,言语重了就哭着说他是职业歧视,瞧不起她,却不理解一个无依无靠的农村小姑娘想在大城市立足有多难。
杨海潮只能作罢。
不过帝尊好歹提供正规的陪唱服务,黄菲菲答应杨海潮只做他一人的小宝贝,超出陪唱之外的活坚决不接。
几杯啤酒下肚,气氛烘托到位,余邦彦和范希白在四人大合唱纤夫的爱,这歌约等于后来的凤凰传奇,属于KTV曲霸。
林白药看着喝闷酒的宇文易,道:“说说吧,康小夏怎么着你了?”
宇文易一口气倒下去半瓶啤酒,道:“她就是先向我道歉,说以前误会你人品不端,不该因为你和我发生多次争执,并强逼着我选边站。之后又说,冷静这段时间,她也从之前那种追求的狂热里清醒过来,其实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见我油盐不进,有种类似征服欲的东西作祟吧。所以这次分开,其实也是好事,能让她认清自己的内心……”
林白药叹了口气,康小夏哪怕有再多缺点,但优点至少还有一样:那就是做事干脆利落,觉得喜欢就去追,不喜欢了就分。
放到后世,像这种不钓鱼,不暧昧,不养备胎的女孩,那就是好女孩啊!
“你呢,你认清自己的内心了吗?”
宇文易又仰头把剩余的半瓶啤酒倒进肚子里,双眼迷茫,道:“我不知道!我感觉是喜欢康小夏的,几天没见会时不时的想她,昨晚听她说完那些话,心里骤然跟丢了一块似的,不是疼,就是感觉空空的……”
这狗屁倒灶的青春啊!
林白药喝了一小口酒,笑道:“挺好,这或许就是喜欢吧。既然知道是喜欢,那就去努力追回来。”
“可是……”
宇文易满脸迷茫,道:“能追回来吗?康小夏走的很坚决,我没信心……”
林白药见宇文易默不作声,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座园音寺,香火旺盛。寺内大雄宝殿的屋檐下面,有只蜘蛛偶然结网而居,整日听经生了佛性,如此一千年,佛祖突然临凡,问它:我问你一个问题,看你修炼千年,究竟悟出了什么。
蜘蛛很高兴,连忙答应。
佛祖问:世间什么最珍贵?
蜘蛛想了许久,回道: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狐狸的浪漫史
佛祖点点头,离开了。
如此又是一千年,蜘蛛依旧在大雄宝殿的屋檐下,听经拜佛,好不自在。
忽一日有风将甘露吹到蛛网里,晶莹剔透,可爱异常,蜘蛛瞧着就就觉得欢喜,甚至是两千年来最开心的事。
可又是一阵风吹过,把甘露吹的消失不见。
蜘蛛很伤心。
这时佛祖又来到寺庙,问:蛛儿,千年前的那个问题,你有没有另外的答案。
蜘蛛这次想了更久,回道:还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佛祖笑道:那就送你去人世间走一遭吧。
蜘蛛投胎成了大户人家的女儿,十六年后长大成人,婀娜多姿,聪慧可爱。
这日她遇到了新科状元甘露,知道是佛祖特地给她的因缘,可甘露却对她视若不见。
后来皇帝赐婚,风公主嫁给甘露,而蜘蛛嫁给太子芝草。
蜘蛛痛不欲生,绝食将死的时候,太子来见她,说,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像是喜欢了几千年。现在你要死了,我也不愿意独活。说完拔剑自刎。
佛祖出现在蜘蛛面前,道:”甘露是风带给你,又被风带走,他自然属于风公主。而芝草就是圆音寺大雄宝殿前的一株小草,同样沾染了佛性,默默注视着你,喜欢了你一千年。蛛儿,我现在问你,世间什么是最珍贵的?
蛛儿终于顿悟,回道: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把握当下。
听完整个故事,宇文易挠挠头,道:“佛祖的意思是,我得不到康小夏?”
林白药十分后悔,对付宇文易这样的脑回路,不应该讲寓言故事,必须直来直去,道:“佛祖的意思是,得不到的,不重要,已失去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抓住现在你能够抓住的东西……”
宇文易摊开双手,正对着林白药的胸口,道:“我现在能够抓到的东西?”
林白药扭扭捏捏的往旁边闪了闪,继续说道:“对,你现在能抓到的,只有你自己。康小夏到底是你的甘露,还是你的芝草,你必须得像蜘蛛去人世间走一遭那样亲自去试一试,然后才能得到答案。”
宇文易渐渐的舒展开眉头,用力拍了下茶几,道:“好,我就试一试。成了皆大欢喜,不成,也没有遗憾。”
搞定了宇文易,林白药拿出手机,走到旁边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来到杨海潮旁边,道:“跟我来。”
杨海潮疑惑的站起,跟着来到包房外,道:“干吗?”
“我跟你说过,要你亲眼见识一下黄菲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林白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今天是时候了。”
另一个三人小包,也是林白药提前定好的,他开门进去,没开灯,让杨海潮躲在卫生间。
寒門 崛起 黃金 屋
杨海潮紧张的夹着双腿,哀求的拉住林白药的手,道:“陪我……”
冷梟的專屬寶貝 小說
林白药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自己的屎,自己去擦。
别人帮着,怎么会长大?
超级仙气 格子里的阳光
过了一会,站在拐角装作抽烟的林白药看到阿泥带着黄菲菲走了进去,随手掐灭烟头,重新回到了宇文易他们的包房。
周瑜还在跟小姐姐谈宪章派文学,他念旧,点的还是上次据说是苏大中文系的那个,抬头瞅见林白药,道:“老杨呢?”
“老杨忙他的事,你们接着聊。”
大概十几分钟后,杨海潮失魂落魄的回来,坐到林白药身边,不声不响的开了瓶酒,可手举到嘴边,又默默放了回去。
林白药道:“你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平静些……”
杨海潮苦笑道:“其实上次你和我聊过,我就有预感,只不过自己欺骗自己,不愿意相信……老妖,哥们是不是太衰了?喜欢的女孩子没有一个真心喜欢我的……”
林白药耸耸肩,道:“真心换不来真心,是人有了社会属性后就出现的无解难题。你要问我怎么改变,我还真没什么法子。可你要问我该怎么缓解现在的痛苦,我的答案是,下一个。”
“下一个?”
“对,下一个!爱情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概率问题,只要你遇见的足够人多,总会碰到真心对你的那一个……”
KTV出来又找了地吃宵夜,全部活动搞完接近十二点,在学校对面的网吧开了六台机器,他们联网红警,林白药惯例倒在沙发睡觉。
他当然可以去澜庭或者开酒店,但大学宿舍的意义就在于统一行动,逃课可以,通宵不行。
周日大早,众人睡眼惺忪的往寝室走,半道林白药自行离队,拐到了凌霄园。
毕竟作为503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不能真的跟单身狗们形影不离。
你们没妹子要,哥们我可是有的。
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皱巴巴的,加上还没洗脸,皮肤没那么清爽,靠着凌霄树,活脱脱的流浪汉。
接到电话的叶素商丝毫没有别的女朋友要让男朋友等三十分钟的觉悟,不到五分钟就跑着下楼,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跳了五个台阶,开开心心的站到林白药跟前。
先是大笑,然后体贴的帮他整了整衣服,道:“刚通宵回来啊?下周一就进入考试周了,你们兄弟几个还这样吊儿郎当,到时候挂科可别集体哭鼻子。”
林白药笑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不来找你吃个早饭,回去就和周玉明图书馆走起,让他给我补补课。我看了考试安排,大语、大英、高数、计算机基础这些都不用复习,肯定过关没问题,也就马哲、思修、近代史纲、政经需要点时间去背诵……”
叶素商刮了刮脸,道:“四科不用管,四科打突击,然后呢?是不是经济学院奖学金就是您的囊中之物了?”
林白药谦虚的道:“奖学金就算了,那点小钱,哥哥瞧不上。”
叶素商俏脸微红,道:“一会哥哥,一会叔叔,还要叫什么?”
咳,这不是送死题吗?
林白药笑眯眯道:“乖,叫声老公听听。”
“呸,我才不叫呢……想得美!”
耽美小短篇集
“叫不叫?不叫我可就要喊了……”
叶素商心知不妙,道:“喊什么?”
“叶素商是我老婆,准备今晚去开房……”
叶素商这下羞红了脸,她真怕林白药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伸出纤纤玉手去堵他的嘴。
林白药趁势搂住了腰,猛一用力,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块,密不透风。
“不叫?老公可要用家法了……”
叶素商空有降龙伏虎的武力,被林白药手摸上来就跟封印似的,脸蛋泛着潮红,腿脚软的像豆腐,靠在他的怀里才不至于萎靡倒地。
“什么……什么家法……”
林白药低声笑道:“佛说,我有一物,九转镔铁炼成,可渡女施主过苦海,翻红浪,到那极乐彼岸境,此为家法。”
叶素商感受到了,再不敢反抗,乖乖的叫道:“老公!”